TICA 台北原住民當代藝術中心 誠美社會企業

巴豪嵐.吉嵐

Chi-Lan Pa Hao Lan

巴豪嵐.吉嵐

1958

簡介 巴豪嵐.吉嵐Chi-Lan Pa Hao Lan正名之前,一直以漢名「蔡德東」自稱,朋友都叫他「阿東」。「巴豪嵐」是母親家的姓氏,「吉嵐」是繼承外公的名字,他顛覆原住民傳統命名方式,把母親家的名字放在前面,成了「巴豪嵐.吉嵐」。吉嵐是視覺藝術自由工作者,母親是台東大武的排灣族,父親是湖南外省人,在台北眷村度過童年時光,高中考上復興美工,畢業後想純粹當個藝術創作者,但是在那個艱苦的年代,每個人不得不工作賺錢。從搬運工人、餐廳服務、貨車、計程車司機、上班族到經營貿易公司,歷經各行各業,看盡人生百態。步入中年之際,由於原初根本的創作動力,如此強烈地招喚著,他毅然決定全心投入創作,在三芝從事陶藝和雕塑,賺錢的工作也都與陶藝、雕塑或漫畫有關。
 
2009年,吉嵐拖著疲憊的心,沒有多餘的行李,騎著機車,從台北三芝來到花蓮海邊的東昌部落,離散的自我,遊蕩的魂魄,一時不知如何安頓自己。東昌是古老的阿美族部落,台灣唯一仍然保存著sikawasay(阿美族語裡祭師的意思)之地,九位平均年齡八十歲的女祭師,在21世紀的電子時代過著神祕的巫術生活。吉嵐進駐在此一段日子,用影像和畫筆記錄著這九位巫師,進而展開他生命新的一頁。
 
吉嵐在這裡找回他的「原始契約」,找到他在始源的狀態中,人與自然世界、身體與愛、精神與形而上之間不由分說的連繫,他的存在逐漸完整而踏實,並試圖在這聯繫狀態中,把握世界或歷史的意義。過去,失去這個契約與聯繫,存在才會出現失落感與恐懼感。吉嵐開始反思生命,回歸真實,用創作不斷地自我喚醒,對抗遺忘,不斷提醒始源不死的活力。
 
吉嵐醒悟到原住民族母體文化,並不是一種血緣或文化人類學式的回歸,而是存在的自我技術,排灣族人受到阿美族傳統文化的感動,進行反思與前進,就存在而言,沒有不合邏輯之處,這與一位覺悟者可能受到孩子的啟發而不是什麼大師一樣真實。由此我們也看到,因為原始契約,知覺有一種能力,即一種與他人、自然、世界之間的共振能力,我們得與世界在感覺、知覺活動中同步,使得可見世界與我們投射的不可見世界奇異的重合。
 
吉嵐的作品與他性格中強烈的原始內驅力相映成趣,在黑暗怪誕的造型中,有一種幽默與童趣,用戲謔捉弄表現刻骨銘心的痛恨之情,觀者感受到的是衝突的力量,而不是和諧的美感,其中的荒謬世界,常令人陷入沉思

2015
《原動力革命I迷走小山豬 101特展》,台北101
《 原動力革命II 變奏圖騰》,2015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

2014
原聲音樂節「割喉者」戶外多媒材裝置藝術創作展,花蓮文化創意產業園區
《巴豪嵐.吉嵐的神話故事畫展——文化圖騰的魅力》,光隆博物館石之屋二樓
《Vibrant Vision─原原當代-台灣原住民當代藝術展演》,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
寶來鄉親彩繪山豬溫泉道具豬與現場裝置藝術,高雄縣寶來社區
《靈 聯合畫展》靈是生命無形的記憶卡,乙皮畫廊,花蓮市
ASIA HOTEL ART FAIR HONGKONG畫展

2013
「在靈路上相遇」,
高雄美術館駐館創作
「Pahaolan Cilan藝術創作~窺見阿美族神靈世界故事特展」,泰雅生活館,宜蘭
《在靈路上相遇─阿美族祭師祭儀繪畫創作特展》,凱達格蘭文化館,台北。

2012
《在靈路上相遇系列》畫展,台灣原住民文物館,花蓮
《跨.藩籬─台灣原住民當代藝術海外展》棲包屋文化中心,法屬新喀裡多尼亞。
《在靈路上相遇》畫展,
花蓮縣壽豐鄉文物館

2011
繪本製作出版《末代祭師:獨悠於神秘世界中旅行的創作紀實:南勢阿美巫師祭繪本專輯》,
原住民音樂文教基金會,花蓮
《採野菜:阿美族童謠繪本專輯》插圖繪製,原住民音樂文教基金會,花蓮
「巨人阿里嘎該/螞蟻欺負我─巴豪嵐.吉嵐繪本插畫展」太平洋SOGO百貨,台北
《問路》阿美族祭師繪畫個展,凱達格蘭文化館,台北

2010
阿美族童謠繪本繪製《原民文化巨人阿里嘎該/螞蟻欺負我--繪本插畫展》
「走出來的路─98年度原住民藝術工作者駐村計畫展覽」高雄市立美術館,高雄

2009

《問路》阿美族祭師繪畫個展,花蓮創意文化園區,花蓮
參與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「原住民藝術工作者駐村促進部落在地就業計畫」

2008
《里漏部落》阿美族九位祭師肖像個展,順益台灣原住民博物館,台北

2007
《遺忘的靈域系列二 發現神域—巴豪嵐.吉嵐個展》,順益台灣原住民博物館,台北
 
2006
《遺忘的靈域- 巴豪嵐吉嵐藝術個展》,凱達格蘭文化館,台北。